13 6 月 2016

雅克德罗(JAQUET DROZ)联合呈献令人叹为观止的舞蹈盛宴

  • 雅克德罗(JAQUET DROZ)联合呈献令人叹为观止的舞蹈盛宴
  • 雅克德罗(JAQUET DROZ)联合呈献令人叹为观止的舞蹈盛宴

作为瑞士洛桑贝嘉芭蕾舞团(Béjart Ballet Lausanne)的首席合作伙伴,雅克德罗(Jaquet Droz)值舞团于2016年6月7日至12日在洛桑博利厄剧院(Théâtre de Beaulieu)举行六场演出期间,举办鸡尾酒会盛情接待挚友,舞团艺术总监吉尔•罗曼(Gil Roman)出席盛宴。

Jaquet Droz, Béjart Ballet Lausanne, Swan Song, Photo Marc Ducrest

自2013年12月起,雅克德罗(Jaquet Droz)担任吉尔•罗曼(Gil Roman)领导的瑞士洛桑贝嘉芭蕾舞团(Béjart Ballet Lausanne,BBL)的首席合作伙伴,以律动为名,让高级钟表与舞蹈世界激情邂逅。自启蒙时代以来,雅克德罗(Jaquet Droz)忠于令人叹为观止的艺术,品牌历史充斥着大胆创意,而莫里斯•贝嘉(Maurice Béjart,1927-2007)被举世公认为舞蹈界的天才巨匠之一,其舞蹈历程与雅克德罗(Jaquet Droz)互为共鸣。

Jaquet Droz, J006030270, Grande Seconde Off Centred Onyx, Ambience

一款非凡腕表与一场精彩演出一样,灵韵一现,不可复得。全新缟玛瑙偏心大秒针(Grande Seconde Off-Centered Onyx)腕表采用深邃的黑色调,线条纯净,让人联想起皮埃尔•雅克德罗与莫里斯•贝嘉所追求的独有简约风格,以及他们“创造美”的能力:莫里斯•贝嘉的舞剧《Boléro》流芳青史,而皮埃尔•雅克德罗设计的偏心表盘腕表则打破了传统制表美学……

然而,在舞蹈界,如同钟表业一样,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瑞士洛桑贝嘉芭蕾舞团(Béjart Ballet Lausanne)的每一位舞者,以及雅克德罗(Jaquet Droz)工坊中的每一位工匠大师,均致力维护各自的艺术传承。

Jaquet Droz, Béjart Ballet Lausanne, Corps Circuit, Photo Gregory Batardon

瑞士洛桑贝嘉芭蕾舞团(Béjart Ballet Lausanne)与雅克德罗(Jaquet Droz)于6月7日至12日在洛桑大剧院(Théâtre de Beaulieu)联合呈献的舞剧演出即为明证。演出包括四位不同艺术家编排的四场舞剧。开场的是Julio Arozarena的《Corps-circuit》,这位瑞士洛桑贝嘉芭蕾舞团(Béjart Ballet Lausanne)的芭蕾舞大师探索肢体之间可见的、和不可见的对话,呼应哲学家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的哲言:“我的身体就像太阳城。它没有位置,但一切可能的位置,真实的位置,或乌托邦的位置,都从它那里浮现并发散。”吉尔•罗曼(Gil Roman)随后让意大利编舞师,曾效力于瑞士洛桑贝嘉芭蕾舞团(Béjart Ballet Lausanne),并在《Swan Song》中呈现贝嘉独有活力激情的芭蕾舞演员Giorgio Madia,自由演绎以“师、学、欣赏”为主题的全新芭蕾舞剧。

Jaquet Droz, Béjart Ballet Lausanne, Anima Blues, Photo Gregory Batardon

幕间休息之后,瑞士洛桑贝嘉芭蕾舞团(Béjart Ballet Lausanne)的舞者们将呈现吉尔•罗曼(Gil Roman)于2013年在洛桑歌剧院创作的“旅游芭蕾”(road ballet) - - 《Anima blues》。这部作品在蓝调音乐中糅合奥黛丽·赫本(Audrey Hepburn)的声音及城市打击乐(Citypercussion)萦绕不休的节律。莫里斯•贝嘉创作的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芭蕾舞剧《Boléro》伴随着莫里斯·拉威尔(Maurice Ravel)创作的舞曲压轴登场,为晚会画下圆满句点。

此次活动并非流于浮华,而是呈现美的永恒真谛。雅克德罗(Jaquet Droz)通过一场令人迷醉的舞宴支持舞蹈艺术,为此深感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