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xtraordinary history of Jaquet Droz | 雅克德罗

雅克德罗(Jaquet Droz)的辉煌历史

雅克德罗家族故事

1721 年,皮埃尔·雅克德罗出生在拉夏德芳的斯拉朋特 (Sur le Pont) 农场。由于受到家族长辈布兰特·格雷乌林 (Brandt-dit-Grieurin)、山度士 (Sandoz) 和罗伯特 (Robert) 熏陶,他开始对钟表与精密机械产生浓厚兴趣 ― 事实证明,他遇到了真正适合自己的领域。

1738 年至 1747 年,皮埃尔·雅克德罗一直致力于钻研钟表工艺。他制作的一系列长钟摆 (落地钟),搭载不断改良的精密机芯,成为前所未有的艺术珍品。皮埃尔凭借一双巧手,秉着严谨细心的态度,加上对机械原理的纯熟运用,在其钟表作品中加入音乐和自动玩偶作为装饰,他的作品很快吸引了一批出手阔绰而又挑剔的客户。 雅克德罗家族故事

西班牙之旅

1750 年,皮埃尔与玛丽安娜·山度士 (Marianne Sandoz) 结婚,让他更加坚定地钻研制表工艺。1751 年和 1752 年,他的两个孩子茱丽 (Julie) 和亨利-路易相继诞生。随后不久,他的妻子去世,女儿也于 1755 年夭折。从此以后,他并未再婚,而是专注于制表事业。一个偶然机会改变了他的人生际遇,促使他决定涉足国际市场。他结识了纳沙泰尔 (Neuchâtel) 总督 ― 有马歇尔伯爵 (Earl Marischal) 头衔的乔治·基思 (George Keith),总督建议他将作品带往国外展示,尤其是他能协助引荐的欧洲王室,如西班牙王室。1758 年,在总督的强力支持下,皮埃尔·雅克德罗、其岳父和一名年轻雇员贾奎斯·基维尔 (Jaques Gevril) 特制了一辆马车,装载着六个座钟出发前往西班牙。历经 49 天 的长途跋涉,他们从瑞士来到马德里,受到西班牙大贵族赛尔·哈辛托·朱庇特 (Sieur Jacinto Jovert) 的热情招待。耐心等待数月后,皮埃尔·雅克德罗终于得到在西班牙国王裴迪南六世 (Ferdinand VI) 面前展示其作品的机会,由此获得巨大的成功。一台无需触摸即可应声鸣响的座钟令国王和整个宫廷惊讶不已,叹为观止。几天后,他收到了 2000 块皮斯托尔金币作为整车全部作品的酬劳。所有作品均被马德里王室 (Madrid) 和维拉维奇奥萨 (Villaviciosa) 王室买下。 西班牙之旅

自动玩偶

1759 年,皮埃尔·雅克德罗回到拉夏德芳,凭借在西班牙获得的巨大财富,他全力以赴制作钟表以及日后令他名声大噪的自动玩偶。他的工作得到儿子亨利-路易以及养子让弗雷德里克·雷索 (Jean-Frédéric Leschot) 的协助,雷索是皮埃尔的一位邻居的儿子,其母亲逝世后被皮埃尔收养。紧密联系而富有成果的合作由此展开。自 1773 年起,雅克德罗和雷索向市场推出的自动玩偶越来越精密和完善。终于,三尊类人自动玩偶的推出让他们迎来事业高峰:它们分别是 The Writer (作家)、The Draughtsman (画家) 与 The Musician (音乐家) 于 1774 年在拉夏德芳展出。这三件艺术杰作受到了世界各地钟表行家的赞赏,令皮埃尔·雅克德罗的声誉更加稳固,确保其公司顺利发展。一时的成功并未令皮埃尔·雅克德罗停止创作和展现其杰作的步伐。雅克德罗带着三尊自动玩偶离开拉夏德芳,前往日内瓦展示,后又于 1775 年到达巴黎,法国国王路易十六 (Louis XVI) 和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 (Marie-Antoinette) 也目睹了这三件艺术珍品的风采。随后他们成为欧洲主要王室宫廷的座上客,先后于 1780 年和 1781 年在伦敦、荷兰、法兰德斯以及法国北部展示三尊玩偶 他们于 1782 年和 1783 年两次回访巴黎,并于 1784 年到访了里昂。之后,他们的自动玩偶还得以在喀山的俄国王宫和马德里等地展示。 自动玩偶

伦敦与中国

1774 年,皮埃尔·雅克德罗决定在当时的世界工业和贸易中心伦敦创办表厂,由儿子亨利-路易全权管理。由于旅行劳累过度,亨利-路易将部分事务托付给了让-弗雷德里克∙雷索。雷索与钟表出口商詹姆斯·考克斯公司 (James Cox London) 建立了紧密联系,后者通过向广州派驻代理为雅克德罗进入远东市场拓宽渠道,并担任雅克德罗驻中国、印度和日本销售代理多年。皮埃尔·雅克德罗一直钟情自然和鸟类,因此在时钟、鼻烟盒、怀表和自动玩偶上表现这些元素。10 年之间,凭借向中国出口的 600 多件产品,雅克德罗父子成功俘获乾隆皇帝本人以及皇城内的达官贵人,他们对于欧洲机械表和自动玩偶十分热衷。这是中国进口的第一个钟表品牌。时至今日,故宫仍精心收藏着数件雅克德罗自动玩偶和怀表。

大批订单源源不断从全球涌来。从此,皮埃尔·雅克德罗身边聚集了大批来自纳沙泰尔山区的优秀制表工匠。自 1783 年起,位于伦敦巴特莱特建筑学院 (Bartlett’s Building) 的表厂被委托给他们的新合作伙伴亨利·梅拉德特 (Henry Maillardet) 全权管理。雅克德罗家族负责监督整个制作流程 (包含制表匠、雕刻匠、珠宝匠、珐琅匠、绘画匠与乐师),并负责所有业务的行政与贸易管理工作 伦敦与中国

日内瓦

雅克德罗公司在这十多年之间蓬勃发展,向世界各地尤其是中国销售钟表、自动玩偶和报时鸟。然而 拉夏德芳的恶劣气候和伦敦的雾都环境对亨利-路易的健康造成极大影响。1784 年,他选择定居日内瓦 因为他很喜欢这座城市的艺术与文学。随后,让-弗雷德里克·雷索也来到日内瓦,两人决定在此创办这座城市的第一个制表厂,并开始制造复杂功能时计 亨利-路易·雅克德罗与让-弗雷德里克·雷索在日内瓦公共事务方面崭露兴趣,并积极发挥所长,两人很快得到公众的认同与肯定。之后,日内瓦市授予俩人日内瓦“荣誉公民”(Bourgeoisie d’Honneur) 称号,欢迎他们参与市政事务。雅克德罗为重建不久的艺术协会 (Sociétédes Arts) 所吸纳,并积极协助推进技术教学 此外他还在日内瓦参与创立表厂自有的学校,制作报时表机械装置,并在此完成大量有关钟表技术及支持钟表相关职业的项目。皮埃尔·雅克德罗迁往位于米罗路 (Molard) 与罗纳路 (Rhône) 交汇处的丹托 (Dental) 钟表厂,这里设有他的钟表厂,还有他儿子的住宅。 ,日内瓦

雅克德罗家族的兴盛

自 1784 年起,皮埃尔和亨利-路易·雅克德罗领导三处制表中心:第一处位于拉夏德芳,第二处位于伦敦,第三处位于日内瓦,日内瓦制表中心主要生产小批量钟表。在搬到日内瓦后,雅克德罗与雷索 (Jaquet Droz & Leschot) 公司主要制造和出口配有自动玩偶、音乐装置和复杂功能的奢华钟表,同时开发报时鸟钟表。产品的销售主要由法国的代理商负责,也由伦敦及广州的代理商负责。1788 年,雅克德罗与雷索公司达到顶峰,然而仅持续了短暂时间。1790 年,公司向中国主要代理商开出的票据未得到支付,而伦敦主要客户的破产最终更令公司损失惨重。他们被迫与亨利·梅拉德特 (Henry Maillardet) 的合伙企业进行破产清算。艰难的时局令皮埃尔·雅克德罗晚年郁郁寡欢。他离开日内瓦定居瑞士比尔湖 (Bienne),并于 1790 年在比尔湖与世长辞。次年,其子亨利-路易与夫人相偕旅行时 在那不勒斯去世,年仅 39 岁。1789 年,法国大革命令经济形势变得尤为严峻,加上由此造成的冲突,让-弗雷德里克·雷索独立领导的公司也遭遇严重的财务困难。让-弗雷德里克·雷索继续制造高价钟表、鼻烟壶及报时鸟,但必须保持极其谨慎的态度。他知会其客户,希望以现金支付,而且产品不再销向遥远的国家。拿破仑的一系列战争令法国与欧洲几乎所有国家对立 结束了贵族们与富裕资产阶级的奢侈生活。1806 年 拿破仑颁布的大陆封锁法令 (Continental Blockade) 最终抑制了奢侈品市场,而且极大限制了与英国的商业贸易。雅克德罗与雷索公司的创作繁荣期也由此结束。

Grande Seconde Ivory Enamel

Grande Seconde Ivory Enamel

2000

雅克德罗钟表公司(Montres Jaquet Droz)为斯沃琪集团(Swatch Group)并购,加入并壮大了集团的奢华钟表系列。自并购日起,集团决定使品牌重现启蒙时代的辉煌,并保留品牌创始人的杰出创作。斯沃琪集团为雅克德罗(Jaquet Droz)提供专业的技术资源以及优良的生产系统,及国际销售网络。

2002

雅克德罗(Jaquet Droz)推出大秒针(Grande Seconde)设计,此设计灵感源于一款创制于18世纪的怀表。作为品牌的经典设计,它优雅地演绎了品牌精湛的大明火(Grand Feu)珐琅工艺。表盘上设有两个针盘,偏心时分显示盘位于12时位置,秒针盘位于6时位置,缱绻相交,熠熠生辉。

象牙色大明火珐琅怀表 (Pocket Watch Ivory Enamel)

象牙色大明火珐琅怀表 (Pocket Watch Ivory Enamel)

2008

怀表系列(The Pocket Watch)问世,它是几个世纪绵延流长的钟表传奇。这1785 年设计的表款穿越年代,成为经典表款大明火珐琅大秒针(Grande Seconde Enamel) 的灵感缪斯,为这一从启蒙时代起,经久不衰的品牌哲学谱写了一曲颂歌。


2009

尼古拉斯•G•海耶克(Nicolas G. Hayek)担任雅克德罗钟表公司(Montres Jaquet Droz)总裁, 并设立指导委员会。

2010

马克•A•海耶克(Marc A. Hayek)接管雅克德罗钟表公司(Montres Jaquet Droz),致力培养追求卓越与创新的理念,秉承诞生于十八世纪的注重情感与诗意的品牌价值观。

2010

雅克德罗钟表公司(Montres Jaquet Droz SA)迁入位于拉夏德芳的全新高级钟表工坊。这个占地2,500平方米的全新工坊赋予雅克德罗(Jaquet Droz)崭新激情,配合其钟表形象,体现卓越的制表精神与独特的工艺,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市场与消费者需求。

The Eclipse Black Enamel

The Eclipse Black Enamel

2010

推出月相(The Eclipse)腕表,表盘上八颗恒星点缀其间,与众不同。“8”是雅克德罗(Jaquet Droz)的幸运数字。表盘上还刻有月亮图案,随日夜更替不断变化。月亮图案设计灵感源于十八世纪,巧妙呼应品牌的起源以及雅克德罗(Jaquet Droz)自启蒙时代起对于装饰艺术的钟爱。

Grande Seconde Tourbillon Ivory Enamel

Grande Seconde Tourbillon Ivory Enamel

2011

雅克德罗(Jaquet Droz)将陀飞轮这极复杂工艺精准时计运用于其经典表款大秒针(Grande Seconde)腕表之上。经过对创新设计及蓝宝石和大明火(Grand Feu)珐琅等传统工艺的悉心研究之后,雅克德罗(Jaquet Droz)的制表大师们最终决定将陀飞轮置于12时位置的偏心秒盘中央。

2011

雅克德罗(Jaquet Droz)以在高级钟表工坊之下发展艺术工坊(Les Ateliers d’Art)为荣耀,令品牌视若珍宝的百年工艺代代相传。在部分雅克德罗(Jaquet Droz)腕表系列的杰出作品中,微绘珐琅、雕刻与镌刻,以及金箔雕花珐琅(Paillonné enamel)工艺之独具匠心与精湛技艺均可见一斑。

2012

在纳沙泰尔艺术与历史博物馆(Musée d’art et d’histoire de Neuchâtel)大力支持下,作为主题独特的“自动人偶与奇迹”(Automates et merveilles)展的参展作品,著名自动人偶“作家”(the Writer) 在中国北京展出 。此次与雅克德罗钟表公司(Montres Jaquet Droz)携手向公众展示雅克德罗(Jaquet-Droz)与雷索(Leschot)的盖世才华;众多传世精品和珍贵资料首次汇聚,并在瑞士纳沙泰尔艺术与历史博物馆、力洛克钟表博物馆(Musée d'horlogerie du Locle)与拉夏德芳国际钟表博物馆(Musée international d'horlogerie de La Chaux-de-Fonds)三家博物馆共同展出。

Bird Repeater

Bird Repeater

2012

多年来,雅克德罗(Jaquet Droz)通过让画家在画布上呈现画作,或雕刻师在表盘上精雕出立体装饰图案,向雀鸟致敬,在钟表作品中赋予雀鸟生命力。报时鸟三问(The Bird Repeater)源自品牌工匠的巧思设计,并于当年11月问世,是雅克德罗(Jaquet Droz)悠久历史、精湛工艺和丰富想象力的结晶。这款卓越时计是一部真正的自动装置,秉承了品牌所有标志性装饰工艺。

迷人的时光之鸟 (Charming Bird)

迷人的时光之鸟 (Charming Bird)

2013

雅克德罗(Jaquet Droz)庆祝品牌创立275周年,继续发扬与传承品牌的创新精神与创始人出色的精致美学理念。在其诞生后的近三个世纪,启蒙时代与第三个千禧年之间的联系依然紧密无间。品牌藉此之际,在上海举办了一场别具一格的主题展览,向公众展示了第一枚自动玩偶吟唱鸟腕表“迷人的时光之鸟”(The Charming Bird),此展览将在世界各地巡回展出。经过数年对机械的精心研究,雅克德罗(Jaquet Droz)成功完成一件真正的技术杰作。代表品牌18世纪特色的自动玩偶与高级制表工艺巧妙结合:一只微型报时鸟在直径47毫米的现代时计上婉转欢鸣。两年后,此款自动玩偶杰作荣获日内瓦钟表大赏(Grand Prix d’Horlogerie de Genève)“创新机械表”类别大奖。

2014

雅克德罗(Jaquet Droz )迈出崭新一步,推出签名机器(The Signing Machine),此令人叹为观止的自动玩偶堪称品牌划时代之作。手工安装的凸轮系统能够驱动精密复杂的机械运作,从而复制出连贯而自然的字体。“签名机器”(The Signing Machine)可分毫不差地复制出其拥有者的手写签名。

优雅8 - 花之韵(LADY 8 FLOWER)

优雅8 - 花之韵(LADY 8 FLOWER)

2015

雅克德罗(Jaquet Droz)为优雅8(Lady 8)配置令人屏息的自动玩偶场景——一朵绽放的莲花。优雅8 - 花之韵(Lady 8 Flower)腕表结合令人赞叹的自动玩偶机制和雅克德罗(Jaquet Droz)艺术工坊(Ateliers d’Art)的精湛工艺,展现精致柔美的女性气质。品牌亦继续拓展其艺术工坊,以传承和发扬古老工艺。为此,品牌高级钟表工访内特别设立自动玩偶专属工坊。此外,雅克德罗(Jaquet Droz)在跳秒大秒针(Grande Seconde Deadbeat)腕表上再现一项难能可贵的复杂功能。跳秒功能难得一见,堪称高级制表的代表作之一,最初诞生于启蒙时代。2015年,此复杂功能在品牌标志性大秒针(Grande Seconde)系列上重新演绎。

缟玛瑙偏心大秒针(GRANDE SECONDE OFF-CENTERED ONYX)

缟玛瑙偏心大秒针(GRANDE SECONDE OFF-CENTERED ONYX)

2016

雅克德罗(Jaquet Droz)于2016年巴塞尔高级钟表展上推出缟玛瑙珍珠母贝时分小针盘(Petite Heure Minute Thousand Year Lights)腕表,再次展现令人赞叹的艺术理念及精湛工艺。品牌亦呈现两地时大秒针(Grande Seconde Dual Time),此表款搭载特别研制的全新机芯,使上表盘显示当地时间, 同时基于6点钟位置的偏心秒针盘,增设第二个时分显示盘,以显示参考时间。

Tropical Bird Repeater

Tropical Bird Repeater

2017

与高更(Gauguin)充满异域风情的画作一样,这款腕表犹如远方之旅的邀约,激发感官享受,唤起情感共鸣。热带风情报时鸟三问表(Tropical Bird Repeater)堪称独具匠心的杰作,凝聚雅克德罗(Jaquet Droz)精湛的制表技艺和装饰工艺。热带风情报时鸟三问表(Tropical Bird Repeater)专为资深收藏家打造,承袭雅克德罗(Jaquet Droz)的悠久传统及品牌创始人皮埃尔•雅克德罗(Pierre Jaquet-Droz)在启蒙时代对自然和动物的深厚热情。自动玩偶和艺术工坊是拉夏德芳制表工坊八大特质中的其中两项特色,在雕刻师和微缩画家的巧手雕琢下散发迷人美感。色彩鲜丽的场景宛如一片温软繁茂的绿洲,在珍珠母贝表盘上跃然而出,红金表壳的表耳两侧及表环饰有品牌工匠大师手工雕刻的动物图案。

2018

精彩继续……

精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