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克德罗(JAQUET DROZ)鼎力支持历史钟表杰作重焕光彩 | 雅克德罗
25 10 月 2016

雅克德罗(JAQUET DROZ)鼎力支持历史钟表杰作重焕光彩

  • A MASTERPIECE RETURNS TO ITS ORIGINAL SPLENDOR WITH THE SUPPORT OF JAQUET DROZ雅克德罗(JAQUET DROZ)鼎力支持历史钟表杰作重焕光彩

雅克德罗(Jaquet Droz)自启蒙时代创立之初,致力于突破制表疆域。其用来测量时间的作品经考究设计,采用当时的精妙工艺,犹如名副其实的装饰珍宝。其自动玩偶作品异曲同工,无论是享誉欧洲王廷、令人惊叹的自动人偶、抑或点缀钟表和鼻烟壶的报时鸟,均秉承同一理念,与当时的自然主义风潮相呼应。今天,其中数件杰作保存于瑞士或国际机构中,尤其珍藏于北京紫禁城内。雅克德罗(Jaquet Droz)的现代自动玩偶作品承古启今,沿袭相同的精工细制精神。报时鸟三问表(Bird Repeater)和迷人的时光之鸟(Charming Bird)在近三个世纪之后,施展令人赞叹的神奇魔力。

2012年,雅克德罗(Jaquet Droz)与自动人偶与奇迹协会(Association Automates et Merveilles)通过一场别开生面的展览,向18世纪的三位钟表巨匠致敬:皮埃尔•雅克德罗(Pierre Jaquet-Droz)、其子亨利路易(Henri-Louis)及他们的合伙人让-弗雷德里克•雷索(Jean-Frédéric Leschot)。藉此之际,众多传世精品和珍贵资料首次汇聚,在纳沙泰尔州的三家博物馆共同展出。因此,雅克德罗(Jaquet Droz)支持自动人偶与奇迹协会(Association Automates et Merveilles)的修复项目属情理之中,该项目旨在通过修复三件大师杰作—— 弗朗索瓦•杜柯蒙(François Ducommun)的行星时钟(拉夏德芳国际钟表博物馆(Musée international d'horlogerie de La Chaux-de-Fonds))、阿尔伯特•比耶特(Albert Billeter)的天文座钟(纳沙泰尔艺术与历史博物馆(Musée d’art et d’histoire de Neuchâtel))以及皮埃尔•雅克德罗(Pierre Jaquet-Droz)的报时鸟座钟(力洛克钟表博物馆(Musée d'horlogerie du Locle, Château des Monts)),保护并宣扬纳沙泰尔的制表传承。

雅克德罗(Jaquet Droz)为第三件作品的修复提供资助。此座钟高92.56厘米,配备镶饰青铜镶件的钟壳,钟壳上设有一个鸟笼,笼中有一只鸣鸟。钟壳展现拿破仑一世时期标志性的“retour d'Egypte”帝国风格及风靡当时的东方风格,具有这一时期特有的装饰意象:狮身人面像、胜利女神像、埃及发饰半身像、天鹅及荷叶。座钟机芯底板上镌刻“Pierre Jaquet-Droz à La Chaux-de- Fonds”字样。据猜测,有可能是拿破仑本人令工匠将雅克德罗(Jaquet Droz)机芯安装到此座钟上,以将其赠与符腾堡公主,这可谓当时极为时髦的礼物。

此座钟于1984年被力洛克钟表博物馆(Musée d'horlogerie du Locle——Château des Monts)收入典藏,成为博物馆藏品中的一大珍宝。它搭载双链机芯,可于两个时钟上鸣报小时和刻钟,并配备机轴擒纵机构。鸟鸣声由一个配备带有尖齿的滚筒小型风琴发出,可在10个笛腔上鸣唱6支曲调。旋律奏响时,雀鸟张开嘴部,扇动尾羽,鼓起喉部,随之自转。

Jaquet Droz, singing bird pendulum clock by Pierre Jaquet-Droz, Close-Up on engraved signature

这件作品已多年没有启动,必须拆卸并清洗每一个部件。之后,每个部分将根据其原有特性进行修复。而这件作品的一大特色,座钟驱动装置配备的四链节金属链需完全重新制作。座钟及小型风琴的机制需要检修。桃木钟壳需要修复,以恢复其原有色泽。青铜要重新镀金,雀鸟要翻新。所有上述修复工序将由专家完成。

修复工作将在2018年雅克德罗(Jaquet Droz)创立280周年纪念之际完工。最终,报时鸟座钟会尽可能恢复原貌。精准的机械构造和精妙的装饰工艺,连同现代钟表作品,展现雅克德罗(Jaquet Droz)工匠传承不息的精神,即以精湛技法和丰沛热情,缔造瑰美迷人的时计珍品。